渺渺茫茫的遊園驚夢 

 

靛青色的夜光灑滿背景,木色質感的唱片行日本老歌「長春花」不時流轉著,屋裡頭是加溫的暖暖黃光。主角是不說話的帥氣老闆,上門的客人不多,每晚,兩個怪怪的高中小女生總會光臨電影中重複出現的這個主場景,一直讓我有種"夢的黏稠感",崑曲牡丹亭的"遊園"不知怎麼的就跑到我的腦海裡。其實我對這古典的愛情故事不甚了了,但是青春暗戀的主題,幾千年來,在戲劇裡不曾少過。

 

"初戀的結局總是幻想的破滅",這大概是千百個劇作家談了千百次戀愛後大家一致的結論;也許是最近幾年景氣不佳需要溫暖的撫慰,也許是大家都知道,現代已經不需要為了初戀而殉情葬送後半生。所以渺渺用輕快的姿態、繽紛的顏色,重述了青春愛戀裡甜蜜如奶油蛋糕的那一些片段。

 但是隨著謎團一步步的解開,我們開始嚐到愛情的苦澀與無情。

 當時在酒吧裡,微醺的兩個少女,朋友的距離差點要被跨越,小璦伸手試著觸碰渺渺,卻被渺渺推開;半晌,渺渺因為感到孤單乾燥卻又自己投身取暖

 後來回憶片段中,貝貝嘶吼著問著陳飛愛不愛他,心意已決的男人只會說些不著邊際的話語然後雙手一擺

 以上,揭示了愛情中的無奈與無賴。並且讓我感到寒冷。

 我們視自己的身體為聖地,不容隨意碰觸,卻總是隨著自己的需求取暖;我們將愛說出口當作一種承諾,所以我們噤聲,卻總是在發現沒有補救機會後才開始尋找懺情錄。

 也就是因為如此,唱片行裡的靛青色夜光讓我如此沈溺,一旦回到學校日常,尤其是陳飛打包離開唱片行的日戲,螢白的天空讓我有吸血鬼照到日光的「解」,多希望呆在那種黏滯感裡頭不要醒來。

 還好,我們得到渺渺中的美好結局:雖然沒有任何一對人成為眷屬。但至少,他們都知道了什麼是戀愛,說出愛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,不管那個人有沒有聽到,至少,小璦自己聽到了,而且是,肯定地從自己嘴巴裡說出來。

 從此而後,小璦不必再畏懼跟對方承認愛存在。

 回家,我搜尋了「長春花」才知道,原來,那是「日日春」:花園裡、野地中,一貫的丫環配角,啊!她在這戲裡一直是主角。 

創作者介紹

請大家要支持渺渺喔!!

MI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何小比
  • 不是叫做「囧男孩」嗎= =?
    冏變成沒下巴耶..xD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